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奇石资讯-市场风向-中国富豪频购西方艺术品:收藏是否进入企业家时代
中国富豪频购西方艺术品:收藏是否进入企业家时代

    发布时间:2015-6-8 11:08:32    浏览次数:     发布者:奇石交易网(点击访问作者石馆)    来源:原创

艺术市场近期掀起了一股“东方风”。中国的大连万达集团以约合1.265亿元人民币拍得莫奈佳作《睡莲池与玫瑰》;传媒大亨王中军以约合1.85亿元人民币竞得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约1.72亿元人民币拍得毕加索代表作之一《两个小孩》。

 

中国富豪频频出手购买西方艺术品,且一出手就轻松破亿,让人不禁提出疑问,西方艺术品有什么独特魅力?为解答心中疑问,记者近日对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所长任志录以及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进行了电话专访。

 

经济热助推收藏热

 

5月5日纽约苏富比晚间“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上,传媒大亨王中军以约合1.85亿元拍得毕加索1948年创作的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记者发现,万达集团也拍过毕加索的作品,2013年11月,同样在纽约,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约合1.72亿元拍下毕加索的名作《两个小孩》,成为当时中国企业购买西方艺术品的最大手笔。那场拍卖会上,万达还花了1700多万元买下毕加索的另一幅画《戴帽女子》。

 

中国富豪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叱咤风云,天价买下国外艺术品,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认为,无论是王中军还是王健林,他们都是非常成功的企业家,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财富,允许他们进行数额巨大的艺术品购买。“据我所知,王中军本人喜欢油画,有时自己也画几笔。而王健林一直以来都有顾问郭庆祥操刀进行艺术品投资和收藏,他们竞购天价国外艺术品和他们的喜好和需求有关。”

 

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所长任志录认为,艺术家购买艺术品与国家的经济状况有关,“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起来后,这个国家的企业家都会购买艺术品,这是一个规律。比如说早期美国经济起来后,美国的企业家大肆收藏著名的艺术品和画作;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起来后,日本的艺术品创造了很多天价。”任志录说,日本当时有钱,就到全世界买艺术品,如毕加索、梵高等名家作品,甚至还把当时在世艺术家的作品都炒得很高,一时成为炒卖艺术品最疯狂的国家;随着现在中国经济的崛起,艺术品收藏热来到了中国,这是规律。

 

中国艺术品价值也在上升

 

近年来,中国富豪进入国际拍卖市场,购买西方顶尖艺术品,是因为西方艺术品价值更高还是升值潜力更大?阎焰认为,“西方艺术品价格理论上是比中国艺术家作品要高,但价格并不能代表他们的艺术创作水平就能高出多少,这个没有可比性。”

 

任志录认为,国外艺术品价值大于国内艺术品价值,这是由艺术市场规律决定的,“过去,艺术品身价的话语权在西方人手里,一直受他们主导。”任志录说,随着经济增长,中国艺术品价值也在上升,前几年的珐琅彩,近些年的鸡缸杯,都创造了几亿元的天价。任志录说,本民族艺术品价值与本民族经济很有关系,经济实力强,艺术品价值就有可能高,是有一定关连的。

 

说到艺术品的价值和创造的天价,就不得不谈谈它的升值空间。中国富豪收藏国外艺术品,是否也因为希望西方艺术品升值空间更大?任志录说,“总体规律来说,西方顶尖艺术品的升值空间会大一些,多年话语权在西方手里,所以他们空间一直比较大。随着中国经济起飞,中国艺术品本身也会升值,中国人也喜欢更容易理解的中国艺术品。”任志录表示,艺术品价值没有极限,有时候它跌起来也会很厉害,升值空间这个是有很大风险的,升值多,也有可能跌。

 

阎焰表示,“升值空间不是绝对的,但是可以确定如果被主流市场接受的艺术家的作品会有相当大的增值空间。尤其是被西方艺术市场广泛关注和宣传的艺术家作品价格会有一定的升值。”

 

中国富豪花几亿元拍下藏品,没有手软,是因为国外艺术品可靠性更高吗?阎焰认为,“中国富豪敢用巨资买国外艺术品,是购买者个人喜好和价值观判断的衡量。没有任何人敢打保票,国外艺术品的价值可靠性就会更高。如上世纪80/90年代日本经济最鼎盛时,花巨额资金买的西方艺术品后来就出现价格腰斩的状况。这些天价艺术品,一定要有另外一个更舍得出更高价格的喜爱者接盘,它的价值链才可以维系。”

任志录则认为,“国外艺术品可靠性确实更高,国外拍卖行时间比较长,操作规则、法律比较完善,从业人员比较专业,国外艺术品也比较流传有序,记录完善,可靠性比国内强。我们国内拍卖行时间短,从业人员训练时间短。”

  收藏是否进入企业家时代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和企业家涉足艺术品市场,那么,收藏是否进入了企业家时代?阎焰说,“最近中国富豪介入收藏和艺术品拍卖的人越来越多,如‘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杜甫诗意百开册页》’、‘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等,数千万、上亿元成交的拍品基本是坊间尽人皆知。5月17日晚,中国嘉德拍卖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以2.43亿元成交,李可染的《井冈山》以1.1亿元成交。亿元已经成为中国书画艺术品的基本价格单位了。”

 

阎焰说,今天的收藏拍卖确实进入了“企业(家)时代”,尤其是投资性收藏,所需资金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这类收藏已经是一般的个人单体爱好性收藏无法比拟的,以后的收藏成本也会越来越高。反之督促那些有深厚艺术爱好的收藏家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判断和学术理解水平,用知识发现价格的洼地,用知识换取资本不足的空间差,以小博大完成自己的爱好收藏,而非跟风逐波。

 

任志录认为,还不能算是进入企业家时代。“收藏本身有藏家收藏、财主收藏、普通收藏,各有特色,藏家收藏一般就收藏好的艺术品,价格合理,是比较理性的,因为财力有限;财主收藏只选最有名、最贵、最容易炒作的,因为要投资和炫富,最高大上的作品;普通收藏就按照专业,完全是量力而行的收藏。”任志录表示,中国经济刚起来,藏家身份也不好说,他们有可能不断转换,“目前,高大上收藏,还在财主收藏手里,普通藏家无法介入,因为价值太高了。”

 

记者还发现,王中军、王健林、陈东升、许家印等这些中国富豪,他们玩收藏都有着诸多相似点:永远盯着拍卖市场上最高昂而且稀有的几件拍品,阎焰认为,“他们选择拍品更多的是看市场热潮,肯定以名家、名作、精品为目标。”



     奇石交易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各石馆,信息由石友发布,奇石交易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