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奇石资讯-理论探讨-交易额日趋攀升 探寻泸州长江石的财富路径
交易额日趋攀升 探寻泸州长江石的财富路径

    发布时间:2013-6-27 9:16:34    浏览次数:     发布者:小贺石馆(点击访问作者石馆)    来源:转载

泸州奇石产业规划是当务之急

2012年,20多万人次的客商来到泸州达成9000多万元的成交额。一面是逐渐枯竭的长江石资源,一面是日趋攀升的奇石交易额。如何避免泸州奇石重蹈兰草衰亡之路,引起业界反思。

 

每天都有许多奇石爱好者到泸州蓝田街道何家坝奇石村河滩地挑选奇石

两年前,李永忠骑着摩托车到蓝田机场江边捡长江石。从去年开始,他把交通工具换成了自行车,往年每天捡两麻袋奇石的盛景不再,如今,一天能捡上一块奇石已是最好收成。去年,20多万人次的客商来泸达成9000 多万元的成交额。一面是逐渐枯竭的长江石资源,一面是日趋攀升的奇石交易额。如何避免泸州奇石重蹈兰草衰亡之路,引起业界反思。

外国人钟爱的奇石村

到泸州的外国客人大多都会奔赴一个地方--蓝田街道何家坝村,这里是我市著名的长江奇石村,每天都有外国客商来此挑选奇石。何家坝村背靠长江,这一带的长江沙滩宽阔,砂石丰富。上个世纪90年代末兴起的城市建筑浪潮,使得长江边上砂场林立,翻挖出了精美的长江画面石。山水、人物、文字,任何一个地方的画面石都不及泸州长江石灵动生趣。渐渐地,偶有长江石在市场上售出高价,何家坝村的村民开始到江边上捡石头售卖。

 

2004年,在云南巧家收购水晶石的江苏人王庆喜第一次见到了泸州的长江石。在一家出售水晶矿石的店铺里,王庆喜看到三块山水画面石。“我一下就被迷住了,石头上面的山水一眼就能看出来,我花了一万五把那三块石头都买了,带回家后有朋友要买,转手就赚了一倍多。” 当时,王庆喜在江苏做灯具生意,当从老板那得知这几块石头出自泸州时,他感到一阵欣喜,因为他的妻子曾肃东正是泸州人。王庆喜放弃了灯具生意,拉着妻子回泸州考察,着手开奇石店。

王庆喜回到泸州,了解到何家坝是泸州奇石的主要产区之一,让他惊奇的是,村民们把奇石胡乱堆在院坝中,石头一堆一堆地卖,一块石头最多也就卖10块钱。“人家卖画都要装裱一下,石头也应该打扮一下,我想应该给每块石头做一个座子,摆在家里也好看一些,成本也就几块钱,但有了座子石头卖得价格高多了。”王庆喜开始自己用木头做座子,在王庆喜的带动下,何家坝的商家开始给石头装上座子,催生了专门生产座子的厂家。“现在何家坝,卖座子的比卖石头的赚得多。”

王庆喜的奇石店名叫“幸运石”,2005年在佳乐广场开了一年后转到何家坝经营。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收入,只是说,最高峰的时候,曾经一个月卖出30万奇石。 “我毫不客气地说,我到外地去,受到的待遇比官员要高得多。”作为何家坝奇石产业的领军人物之一,王庆喜通过奇石结交了无数外地客户。每天都有韩国、新加坡的客商慕名来到他的 “幸运石”。“最远接待过德国的客人,外国人当中韩国的最喜欢长江画面石,他们都是几吨几吨的买,听说在韩国也卖得好。”

奇石业主年收入200

去年5月开业,7个月的销售业绩达到80 万。浙江商人周国平预计自己的奇石店“堡石居”今年的销售收入将突破200万元。一个开业不到一年的小店,周国平有自己成功的秘诀。周国平的妻子是龙马潭区罗汉镇临港社区人,临港社区此前有一个更为奇石界熟知的名字:高坝村。高坝村与何家坝村是泸州奇石市场最红火的两个市场,也是泸州奇石的主要产区。 2011年,周国平接触到泸州奇石,一发不可收拾。“最开始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跑到江边上捡石头,看到农民卖石头的,不管好的坏的,只要有花的全部买回来,我老婆都说我疯了。”周国平说,初入行,自己也交了一些“学费”,逐渐摸索出门道,一块精美的奇石,需要同时兼具“形、色、质、纹”。

下决心做奇石后,周国平到上海、兰州、云南等地做了充足的市场调查。“高坝村是个一级市场,很多人一车一车地卖石头,这是上天赐予的艺术品,应该好好地包装一下。”周国平投入200 多万元启动了“堡石居”长江石鉴赏中心运营。他请设计人员设计了“堡石居”形象标识,并对店面进行了装修。走进堡石居,典雅的气息扑面而来。白色木质展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各色奇石。周国平还请专业人员开通了“堡石居”网站,通过网络平台展示产品。他为每一块石头制作了礼盒,让奇石摇身变为高档礼物。他的这些做法,为他赢得了更多商机。“过年后,每天都有人来买石头,今年估计要超过200万。”周国平说,在自己业绩增长的同时,“堡石居”的第一个加盟店--武汉“堡石居”店即将开业。

周国平起步晚,如今却已经成为高坝奇石销售业绩的领头羊。本地同行、“观石台”奇石店业主赖彬评价他说,周国平为本地商家带来了新的思想,一些本地商家也学他开始注重装修和文化品位的注入,提高奇石的附加值。

奇石商户外地人占80%

捡石人最爱的季节是冬天。

经过一个涨水季的冲刷,石头裸露在沙滩上,容易翻拣。何家坝与临港社区的捡石人每天早上天刚亮就到江边,他们手里拿着翻拣石头用的铁钩和装着清水的矿泉水瓶。大片的石头灰扑扑地躺在沙滩上,只有用清水冲洗一下,才能看出身上的花纹。家住蓝田街道的李永忠轻车熟路,他带着能装1水的矿泉水瓶,瓶盖中钻了一个小孔,右手拿着铁钩。看到形状较好的石头,他把瓶子中的水挤出来,将石头打湿,石头变鲜艳了起来。

4月已经不是捡石头的好季节,但最近有挖掘机在砂场翻砂,李永忠还是每天下午来到何家坝江边捡石。“我以前都是骑着摩托车来的,那个时候每天都要驮两麻袋回去,现在每天捡一两个,骑自行车就可以了。”

除了长江画面石,近年来,不少捡石人在长江边捡到了质地光滑玉石,由于不同于任何一个产地的玉石,他们称其为“长江玉”。随着画面石的枯竭,“长江玉”在市场上逐渐兴起。从1998年开始,何家坝村和临港社区的失地农民开始在长江边上捡石。临港社区的居民刘培学是当地最早的捡石人之一。刘培学搞过销售,种植过奇花奇树、名优水果,最终找到捡奇石的路子。经过几年的努力,经济状况得以改善。1998年至今,他销售奇石收入达60余万元,未出售的奇石价值100万元以上。

当地捡石人富裕后,不再把捡奇石当做工作,转而以出售、收购奇石为主。何家坝村支部书记梁富贵说,何家坝的捡奇石和出售奇石的人约有100户,外地人占80%,本地人的收入还是以进城务工为主。

捡奇石是一项危险的工作。为了得到最完美的石头,捡石人经常在挖掘机和推土机旁翻拣,以便机械翻挖出后第一个抢到石头。一对来自雅安的兄弟长期在何家坝捡奇石,弟弟站在石坡上翻拣石,不幸被机械推下的石头掩埋。后来,兄弟俩所捡的奇石一块卖出30万的天价。

不愁销路愁资源

虽然收获了巨额的财富,奇石经营者也有许多担忧。

做奇石生意,需要容量足够大的仓库。何家坝村处于蓝田旧城改造区域,临港社区是泸州经济开发区腹地,两个奇石村都面临拆迁的命运。赖彬说,现在找一个合适的仓库很难,很多当地的失地农民住进了高楼,没有院坝来堆石头。业主们也不敢在店面装修上投入太多,怕万一拆迁,到时候收不回成本。对此,市奇石协会副会长周军然表示,场地问题应该交由市场解决,这也是产业健康发展的必然之路。据周景然介绍,我市已在西南商贸城规划了一个“奇石城”,现在已经100多位商家报名入驻。

近年来奇石资源的减少也成为经营者们的心结。王庆喜说,2005年收购奇石时,还是几块钱一个,品相很好,现在几百、几千都难收到一个好的。“现在销路不愁,愁的是资源。”王庆喜说长江石开采的空间预计还有1015年。

周国平则把收购范围扩大,从江安到合江,许多人捡到石头都会打电话给他。他也估计长江石开采的时间有限,但他认为,画面石没有了,还有更多新的奇石品种,例如玉石等,从这个角度说,市场还有很大空间。

周军然则认为,受制于工具,现在能翻挖的都是江岸边上的奇石,还有很多奇石在河床和江心,以后借助大型工具还可以加大奇石产量。在临港社区党支部书记费永刚看来,奇石产业存在的最大问题不是资源也不是场地,而是奇石业主低端的销售方式。“不论是何家坝和临港社区,都是一级市场,都是粗放型的市场。”费永刚说,一车一车地卖石头在当地屡见不鲜,许多业主没有包装意识,也没有长远发展的意识,这才是奇石发展的症结。

47,我市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批准为“中国长江奇石文化城”。不论是业主还是主管部门,都认为这是利好消息,这面金字招牌有望带领奇石走出困顿。

 

 

 


     奇石交易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各石馆,信息由石友发布,奇石交易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